她的经历远比芈月更离奇

作者:一起看看李白杜甫的微信朋友圈 时间:2017-11-29

今天,让我们用另一种方式来了解一下这些大文豪们的生活趣事。

 

 

杜甫:

 

大历五年(770年),臧玠在潭州作乱,杜甫逃往衡州,遇江水暴涨,只得停泊方田驿,五天没吃到东西,幸亏县令聂某派人送来酒肉而得救。后来杜甫由耒阳到郴州,需逆流而上二百多里,这时洪水又未退,杜甫改变计划,折回潭州。大历五年(770年)冬,杜甫在由潭州往岳阳的一条小船上去世。时年五十九岁。


因为杜甫生前曾经饱食牛肉,所以“杜甫是撑死的”说法颇有市场,但是杜甫的晚年患有肺病,风湿麻痹症、头痛、耳朵聋、右臂肌肉萎缩等疾病,这样的体质,加上饥一顿饱一顿颠沛流离的生活,他极可能是死于疾病的折磨。

 

高适:

唐代著名边塞诗人高适,任两浙观察使时,路过杭州青风岭,在一僧房墙上写了一首诗:“绝岭秋风已自凉,鹤翻松露湿衣裳,前村月落一江水,僧在翠微角竹房。”高适写诗后途经钱塘江,只见月落时江水随潮而退,只剩下半江,才发觉自己的诗写得不够确切。

 

巡察回来他又来到僧房准备改诗。不料诗已被改好。后来高适得知改诗人是骆宾王,两人遂结为至交。
 

陆游:


《陆放翁全集》中,可见陆游是个非常注重养生的人。在饮食方面,陆游深得食养之精髓,尤喜野菜,他同时认为适度劳形有利健康,把整理书籍、洒扫庭除都当作对养生有益的活动。种花、养花、赏花能够修身养性、愉悦心情、祛病疗疾,陆游也深谐此道。

纵观陆游走过的八十五年,多坎坷多磨难,爱情失意,考场失利,官场不得志,尽管如此,他依然保持着乐观豁达的心胸。天真活泼、平和的心态对陆游着实起到了却病延年的功效。

 

身为颍州知州的欧阳修与朋友悠游山水回来,来到了一家挂有“杏花村”酒旗的普通酒店。欧阳修点了三个下酒菜后便虚掩房门,与朋友频频举杯,但很快欧阳修便唤店主人结账。

 

随后,欧阳修从店主人手上要过纸笔,题了首打油诗:“大雨哗哗飘过墙,诸葛无计找张良,关公跑了赤兔马,刘备抡刀上战场。”这四句诗分别说的是“无檐(盐)”、“无算(蒜)”、“无缰(姜)”、“无将(酱)”——调侃这酒店菜做得实在不咋地。
 

 

北宋时期,王安石新政,司马光赋闲洛阳。
有一年正月十五元宵节,司马光的夫人要出去游玩。司马光问:“出去玩什么?”夫人答:“看灯。”司马光又问:“家里没灯吗?”夫人回答:“也看看人。”司马光说:“老夫是鬼吗?”——活脱脱道学家的形象。

苏东坡是北宋的著名文学家,他当时和白云寺的怀仁和尚交情颇厚。但是两人时常斗嘴,留下不少风趣故事。

 

一天苏东坡去找怀仁和尚玩,一进庙门就大声喊:“秃驴何在?”怀仁和尚一看是苏东坡,便微笑着说:“东坡吃草”。两人坐船在河里游玩,苏东坡指着河里的鱼说:“鱼游河上(和尚)头”怀仁和尚指着河东岸耕耘的老农对到:“牛耕东坡骨”。

 

 

 

王安石看到一位友人写的诗中有“明月当空叫,黄犬卧花心”两句,不禁提笔改道:“明月空中照,黄犬卧花阴”。他自以为改得很恰当,实际倒是错了。原来诗作者的家乡有一种鸟叫“明月”,有一种昆虫叫“黄犬”。
 

 

 

相传北宋名伎李师师艳满京城,连宋徽宗也对其情有独钟,而李师师又与词人周邦彦关系甚密。一次,周邦彦乘宋徽宗生病之机看望李师师,叙阔之际忽闻圣驾,周邦彦躲避不及,于是藏身床下。本来,周邦彦理应对此守口如瓶,可他居然写成了《少年游 并刀如水》。

 

此词一出,即被广泛传唱,不久便传入宫中,惹得宋徽宗大怒,遂以荒废公务为由将周邦彦远贬外地。此事为稗官野史所载,但其所反映的古人行事之雷,亦足以使人忍俊不禁。

这些诗人和辞人的生活趣事着实不少,有些行为也颇为雷人,但是他们所留下的唐诗和宋词却是一笔笔丰厚的精神财富。

 

虽然我们今天已无法复原唐代诗坛和宋代词坛的历史面貌,精确地再现当日百花争妍、千岩竞秀的风景;但从现存五万余首唐诗、两万多首词作二万的基本状况来看,已是一宗让后人寻绎不尽的丰厚的文学遗产。

 

因而,诵读唐宋诗词已经成了中国人自幼进行的一种基本文化训练,可以毫不夸大地说,唐宋诗词是全民性的精神食粮,林林总总的各类选本正是适应了这种广泛的文化需求。

 

 

宋词和唐诗是我国古代诗歌中两座璀璨夺目的美学丰碑,是民族文化的骄傲。
只要我们民族繁衍不息,唐宋诗词就会一代又一代地被传承、吸纳,深深地融入我们的精神血脉。

辽宁人民出版社 版权所有

Copyright © 2015. All Right Reserved.

慧谷 提供技术支持